录取告诉书投递需谨严 法官揭开骗子真面目
 

  作为新生入学的第一份礼物,考生跟 家长对录取告诉十分等候,也有一些高考失败的学子迫切想要收到一份“录取告诉”。骗子们正是利用了这些心理行骗。今天,鼓楼区法院的法官就一一为你揭开骗子的真面目,让你看看他们惯用的伎俩。

  

  骗子通常会伪装成某高校的招生负责人或招生办工作职员,或吹嘘自己神通广大,与高校领导有“特殊关系”,可能弄到高校招生的内部指标。

  

  高校的所有录取均须按网上录取程序进行,不存在所谓的内部指标。高招实现网上远程录取后,各省(市)招办电脑程序自动按考生志愿跟 分数由高往低排序,并按照各高校招生章程划定的投档比例向高校传递电子档案。不够投档线的考生,电子档案也不可能传给学校。

  

  一些家长渴望孩子能上学,但考生成绩却没到达高校录取分数线。高招骗子运用考生及家长急于上学的心理,谎称只有交多少万元钱,就能“保障”被录取。

  

  高校招生录取工作实行“学校负责、招办监督”系统。招生录取期间,各省招办将严厉按批次、按各校招生盘算数的一定比例,从高分到低分顺序投档,绝不会浮现“花钱就能上大学”的情况。

  

  在各高校录取工作开始后,一些骗子混充高校招生办工作人员,向考生寄送捏造的录取告知书,让考生将学杂费打入指定的银行账号,以骗取钱财。

  

  考生跟 家长遇到有人打电话说先汇款再邮寄录取告诉书情形时必定要警惕,要通过正规渠道查问到本人的录取信息,仔细与学校核查确认之后再操作。

  

  一些骗子以“自主招生”或者“专永生”为幌子骗取考生、家长信任。

  

  高校自主招生有两个条件:一是高考前通过学校组织的测试,二是经学校测试合格后还要参加高考,高考成绩必须达到学校恳求。自主招生不是自由招生,有着严格的前提限度,并不是花钱就能买到的。

  

  高考结束后,来自湖南各地68名应届毕业生落榜了,一则广告让他们看到了上大学的希望:“湖南一家公司与沈阳某大学联合办学,招收定向委培生……”在每人平均缴纳了4.2万元“学费”后,这些湖南学生拿到了“沈阳某大学录取告诉书”。入学报到时却发现“告诉书”是假的!原来姓周的经理是该大学的一名毕业生,毕业后与学校签订了一份“人才培训协定书”,他用此协议书做勾引宣传,招揽高考未到达分数线的学生,制作假的录取告诉书,获得非法收入。

  

  “捏造、变造、交易国度机关公文、证件、印章罪”??《刑法》第二百八十条规定:假造、变造、交易或者偷窃、抢夺、覆灭国家机关的公文、证件、印章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、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;情节重大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  

  1960年出生的李国雄,在外意识不少能办事的人,被友人们视为“能人”。2013年高考季,有友人找到李国雄,想花钱给孩子上好点的本科院校,李国雄明知这事有办起来难度,但为了体面他还是允许了下来。

  之后,李国雄开端梳理本人的友人圈,很快便物色到一名叫许军的“高人”。此人自称是某机关下属单位的退休职员,结识良多高校的引诱。李国雄打听到这些无奈证实的情形后,通过友人把许军约出来吃饭面谈。二人以12万成交,许军保障将两个孩子安排进南京审计学院就读。

  事后,李国雄给了11.9万元,余款1000元事成后支付。可钱花出去了,两位家长始终等到当年二本开端投档时,也没等到确切消息。这时,李国雄却再也联系不上许军了。无奈,两个友人的孩子最终只好上了当年的三本高校。

  事件办砸了,李国雄损失了钱事小,耽搁友人孩子的决定却是后悔莫及的。为追回丧失,他告了许军,鼓楼区法院裁决许军还钱,但许军下落不明,是否拿到钱,仍是未知数。

  

  望子成龙、望女成凤的家长,必定要冷静,切莫赌一时福分,毁了孩子的前程。时下,又将进入一年一度高考的录取时段,望众家长们吸取本案教训,不要盲目花钱托人找关联,指望“强人”使孩子上更好的学校,省得花了钱、上了当、找气受!

  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  

  高考到了当初开花成果的阶段,牵动着无数人的心。然而骗子却以此行骗,不仅触犯了法律,更应该受到道德的谴责!法律务必会严惩 这种遵法举动!对考生来说,高考只管重要,但不论结果是好是坏,都该坦然接受,意识跟 吸收了本人,已经是高考的最完美状态。

打印本文    收藏本    关闭